ag娱乐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格调

甜美的桑葚

发布时间:2019-05-30 23:01

作者:宋殿儒

  每年的夏天,我总会想起那颗甜透了岁月的桑葚……
 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家乡,是一个青山绿水并布满桑葚树的年代。那时候,每到夏天来临,我们这些顽童就会在上学或放学的路上,张望路边桑葚树浓绿枝叶间的那颗颗果儿。如果桑葚果儿由绿变成了黄红,就会“噌噌噌”地爬到树上去摘果儿。没熟透的桑葚果并不甜,甚至还很酸涩,可是在那个没有零食的年代,桑葚就是上天赐给这一代孩子的佳肴。我们会光着肚皮爬桑葚树,就是身上被粗糙的树皮刮出血红道子,同样会感到甜美无比。当年,孩子都知道野生桑葚果是会变颜色的。黄红色的时候就能吃了,味道以酸为主,但品尝后会有微甜留在口中;当桑葚果变成大红的时候,味道就会纯甜,这时候是吃桑葚果的最佳时期;如果当桑葚果变得紫红或黑红的时候,就会甜得让人不能抑制,这时,我们不必再爬树了,因为熟透的桑葚果会在微风中掉落下来,往往是这个时期,孩子们会被它所迷醉,不思归家。
  可是,忽然有一天,上头一个政策下来,出门三尺外的所有树木都是公家和集体的,并且在大兴土木中,把村子里很多桑葚树都变成了集体的“栋梁”——集体的仓库、集体的牛棚、集体的猪圈等,大都以桑木为上好木料被砍伐了。没几年功夫,村里的山头道旁、田埂沟岔都光秃秃了……没了桑树,哪来的桑葚果?没了孩子唯一的“零食”,哪里有放学后的欢乐?
  我们那一代人的童年几乎是在苦水中浸泡着,可是因为桑葚果,却没感到怎么酸苦。但是,在没有桑葚果的时光里,的确使我们感到童年的涩苦和无味。
  不过,有一年的儿童节,却给我留下了甜美的记忆。
  我8岁那年,村里来了个穿着很朴素的青年女教师。她姓王,那时我们不敢问老师的名字。王老师走进教室的第一堂课,并没有过多介绍自己,而是问大家今天是什么日子。我们农村孩子从来不知道哪个日子有什么特别之处,所以谁也答不出来。王老师微笑着说:“大家今后要记住,今天是我们自己的日子——六一儿童节”。说完,就像变戏法似地变出了一小包殷红的桑葚果。王老师说,这些果儿是从自家院里采来的,大家尽管吃,这也是老师给大伙的节日礼物,祝同学们节日甜美快乐。
  可是,那么爱吃桑葚果的孩子,手里捧着老师的果儿,谁也没舍得吃,而是悄悄地捂在手心,一直到放学回家的路上,才狼吞虎咽般地吃了,那个甜啊,简直甜透到我们的心底。
  后来,我无论走到哪里,都不忘记王老师的那颗桑葚果儿,每说起它的甜美,就会回忆起王老师的音容笑貌。
  “殷红莫问何因染,桑果铺成满地诗。”如今,在国家恢复生态建设的大背景下,家乡也恢复了往日的模样,桑葚树又布满了家乡的山岗田埂,桑葚果儿又在夏日里由绿变黄变红,甜美着下一代新的童年。